Site Loader
111 Rock Street, San Francisco

日前,随着央行宣布贷款利率7折下限取消,万众期待的利率市场化改革迈出标志性一步。与此同时,中央还打出免税“组合拳”,即对小微企业中月销售额不超过2万元的,自8月1日起暂免征收增值税和营业税。

空降的多重利好,一时间小微企业犹如久旱逢甘霖。然而,记者在实际采访中却发现,原本7折优惠就多是“画饼”,取消贷款底线象征大于实际,而免税则因门槛过“低”,众多小微企业难捞实惠。

李桂亮站在厂房内猛吸了几口烟,他最近正为融资犯愁。

李桂亮站在厂房内猛吸了几口烟,他最近正为融资犯愁。

□现状

拿到低利率将成可能? 现实却是上浮逾两成

此次取消贷款下限,是否意味着拿到低利率将成为可能?“应该清醒地看到,理想很丰满,现实却骨感。想拿到低利率,实际操作中连大企业客户都难,更不用说亟待资金输血的小微企业了。”兰山农村合作银行副行长张乃飞坦言,各金融机构在实际发放小微企业经营贷款时,往往执行基准利率再上浮20%,甚至更多。

一位从政银企推介会上达成融资意向的企业负责人高先生则直言,今年银行承诺的贷款利率是基准上浮不超过25%,这还是在相关政府部门积极介入、多方博弈的结果。

对此,交通银行临沂分行业务部经理李广州则表示,中国的信贷近两年一直处于稀缺状态,办理贷款时执行何种利息,往往要参考该企业在银行中现金流量多寡等“贡献度”,即便是资金流巨大的地方龙头企业,在向金融机构接洽贷款事宜时,也很难享受到优惠贷款利率。

“此次央行取消利率7折优惠下限,更多是在传递一种扶持信号。但应清楚地看到,在现行存准率及拆借成本下,贷款利息打7折会让银行根本不赚钱,因此低息贷款尚可望不可及。”张乃飞表示说。

2万门槛致众小微“超高” 无缘免税企业喊“渴”

尤洪江在临沂塑料批发市场内,开办着一家“前店后场”式小公司。“一个塑料盆批发价仅2元左右,利润很薄,以往全凭走货量大,才能实现盈利。”然而去年以来,不断低迷的市场行情却让尤洪江颇感压力。

“今年曾有段时间,塑料原料颗粒涨至10350元每吨,比此前上涨了150元。别小看了这一点涨幅,为了走出去年的低迷行情,更为留住顾客,我的产品出货价一直压着没跟涨,利润空间被压得更小了。”令尤洪江无奈的是,春节后为了留住工人,每名员工的工资已普涨了400元左右,这也增加了自己的运营成本。

为了维持基本运转,尤洪江与其他小微企业主一样,千方百计节省开支。当部分小微企业将暂免征收增值税和营业税的消息传出,着实让他高兴了一把。然而在细读“月销售额不超过2万元”免税条件后,他失望地发现自己早已超出设置的门槛,无缘被减负,“2万元的标准定得太低了,除了极个别创业初期的小微企业,谁家的月销售额不得2万以上啊。”

走访中,不少小微企业主都抱怨说,本次免税门槛与此前个体户免税标准一样,定得太低了。“按月营业额2万元的免税最高点算,再乘以正常10%的利润率,辛苦一个月才赚2000元,这点利连夫妻店都维持不下去,更不用说小微企业了。”临沂批发商联合会会长王友华直言免税门槛有点低。

□趋势

平均利率从10%降至8% 竞争致降息悄然上演

根据市金融办统计显示,2013年上半年,继中信银行、日照商业银行、费县梁邹村镇银行、莱商银行、威海银行相继登陆临沂后,全市银行业金融机构达已37家。银行间愈演愈烈的“揽金”争夺战,在推动了信贷产品不断创新的同时,也已悄然点燃了降息烽烟。

一直与银行打交道的汽车装具批发商李晓明,对于贷款利息悄然下降有着切身的感受,“五六年前,经营贷款利息还得10%以上,最高时还碰到过基准利率上浮130%的情况,且需要房产等一大堆抵押物。而现在用经营场所使用权都能抵押贷款,而利息也降到了8%左右,甚至你在该银行开设的账户现金走量大了,还能争取到减少上浮的优惠。”

对此,兰山农村合作银行副行长张乃飞表示说,金融业竞争已促使各家银行不断拉低“身段”,并且围绕商家所需开发适合的金融产品。“我行就想客户所需开发出‘商抵通’,将商铺经营使用权纳入抵押贷款范围,同时推出‘普惠金融金融进万家’工程,并将限时便捷服务灌输到每名员工心中,就是在适应这场竞争。”

存款上限才是“硬槛” 市场化促成“服务时代”

与张乃飞一样感受到资本价格逐步放开,金融竞争向拼服务、拼价格转变的还有招商银行临沂分行副行长王广宇。“取消贷款利率下限,只是利率向市场化改革迈进的一步,未来能否取消存款上限才是硬槛,要知道届时将上演高息揽储大战,不是每家银行都能承受得起的。”

尽管距离利率完全市场化仍有距离,但在王广宇看来,信贷利率下限放开让利息成本回落将成为不争的事实,“为赢得市场份额,未来银行会加大对资金成本的控制,哪些信贷执行何种利率够本,就会逐步降到何种水平,甚至向总行争取区域政策,在该地区执行全国未有的‘特惠价’都是有可能的。”

与此同时,银行信贷向“小微”倾斜也成为趋势。“兰山农合行今年上半年实际发放信贷13亿元,其中八成以上流入小微经济。”张乃飞介绍说。而王广宇也坦言,招行临沂分行信贷笔数一半以上也支持了小微企业。

□支招

农村资金 互助社可借鉴

“连续看了几天报道,感觉贵报对小微企业的关注到位而且及时。我是个养殖户,不知道我能否搭上关注小微企业融资的东风。”22日,平邑县陈先生在“小微加油”QQ群里咨询。连日来,不少小微企业主关注本报的《困境·路径—临沂小微企业融资难系列报道》,并通过网络展开讨论。

陈先生在群里诉苦,作为养殖户,他可抵押的东西少,而且经营时利润也不高,每当需要用贷款的时候都发愁,不知道怎样可以用到方便、利息较低的贷款。在群里交谈过程中,一位沂水的网友给他支招。

这位网友名叫刘加庆,是沂水聚福源农村资金互助社的负责人。他告诉陈先生,今年7月份,生姜收购价格迎来罕见的“一日一窜”局面,他那时候也是忙得不可开交,“许多收储、销售生姜的社员都过来跑信贷,我们这里资金实行封闭运作,得益于良好的监管,不需要任何抵押,仅以人格信誉为担保,单笔最高可贷10万元,极大地满足了入会社员的需求。”刘加庆说,这个互助社由生姜合作社牵头,生姜合作社里面的资金雄厚的种植大户贡献一部分资金,然后贷给小户,用于他们的生产发展。这样大户能有一部分利息收入,小户又解决贷款难的问题。

由德农生姜种植合作社发展而来,纯粹为入会社员服务的聚福源农村资金互助社,上半年已累计放款211万元,逆势推动生姜产业扩种一万余亩,并一举成为我市生姜主产区。 

听到刘加庆那边发展得这么好,陈先生心里直痒痒:“看到报纸上讲小微的种种发展故事,还有部分专家的各种到位分析,感觉受益匪浅。我也想来说说自己的事儿。没想到,今天还有这个意外收获,感谢媒体对我们小微企业的关注。”他表示会试着学习聚福源农村资金互助社的形式,希望能够解决资金困难的情况。

□问计

专家:小微可抱团议价

面对经济下行的压力,各界一直在提要抱团发展。那么,针对资本信贷领域,单打独斗、势单力孤的小微企业,是否可以抱团议价呢?临沂大学商学院副教授齐春宇对此给出了肯等的答案,“银行不是说只有龙头大企业,或是存款及资金流大的企业才能享受优惠利率吗?小微企业完全可以行业协会,或是商友群的形式与银行议价,银行对积小成大的客户群不会无动于衷。”

同时,齐春宇也认为免税范围应再扩容,“在企业经营形势不好时,减税至关重要。因为很多时候,税收负担可能会成为压倒小微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。”

在齐春宇看来,此次政府打出免税牌,要比以往发放补贴强许多,“尽管免税与发补贴都是对社会财富的再分配,但发放补贴容易增加社会不公,产生‘扭曲’资源配置的负面效应,且操作成本高昂。而免税则传递出放水养鱼的积极信号,振奋了小微企业自救的信心。”

尽管对免税政策持肯定态度,但齐春宇却认为门槛需要再“提高”,惠及范围再扩容,“小微企业不同于个体户,沿用后者的免税标准,将使得很多急需帮助的小微企业被‘拒’之新政门外。”

鲁南商报记者 孙贵坤 

沂蒙晚报记者 杨帆 李依璐

Post Author: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