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111 Rock Street, San Francisco

本报记者  李泳君  马明     秦某选择了在这个星期一清晨动手。

最近一段时间,他和他父亲经常到学校门口拉横幅叫骂,被威胁的并不只有他初一时候的班主任王晓伟一人。

这个早晨,秦某又来到学校,最早被他注意到的,正是骑车而来的王晓伟。他杀机顿现,而所有恩怨的集中爆发或许源于6月前的一场官司。

23日上午,早早到校的四十二中高副校长想提醒王晓伟注意安全。

有知情人透露,那天清晨秦某曾到学校保安室询问王晓伟等几位老师来没来,在得到否定答复后,就匆忙离开了。

高副校长用校长办的电话给王晓伟连拨了两次,时间分别在07:13:33和07:14:44,但已经无人接听。

事情过去了两天,每当忆及丈夫,王晓伟的妻子赵敏就悲痛不已。

她记得,那是一个正常的早晨,王晓伟跟往常一样,准时在6:05分起床,之后便洗漱、吃饭,早餐喝了一碗馄饨。

碰到天气比较热或者下雨天,王晓伟很多时候中午都不能回家吃饭。临出门,赵敏问他“中午还回来吃饭吧”,王晓伟回道,下午要去四十一中抽签讲课,中午需要回家吃。   

“之后我就赶忙到厨房准备绿豆和小米。”赵敏说。

时间很快到了7时10分,当王晓伟出现在校门口时,离开后又返回的秦某跟了上来。

“就是当天秦某首先发现我丈夫第一个先到的学校,首当其冲成了他伤害的目标。”25日,赵敏说。

丈夫出事后,接到妹妹电话的赵敏匆忙赶到枣庄市立医院急诊科,面对她的只有丈夫渐冷的尸体。

如今她和家人已经被相关部门安排住在枣庄一家宾馆,等待处理结果,14岁的女儿也已暂时休学,陪伴自己。

“直到现在我们也不知道我丈夫被刺伤时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赵敏说,但她对秦某和丈夫的恩怨却渐有耳闻。

赵敏称,升到初三的秦某去年休学,而他初一的时候,王晓伟是他的班主任,期间丈夫对秦某还格外照顾,“那都是几年前的事儿,没想到因此而丧命。”

“之前我丈夫说,秦某曾经在老师们上班的路上堵截、威胁过其他老师。”赵敏回忆称,最近一段时间,秦某和他的父亲经常到学校门口拉横幅,叫骂老师,受到威胁的老师并不知有王晓伟一人,但丈夫一直不以为意。

Post Author: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