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111 Rock Street, San Francisco

送烈士最后一程,六十里路人挤人

从滕州高铁站到刘洪坤的老家滕州市界河镇二十里铺村,再到位于滕州西部的烈士陵园,六十里的故土路上,乡亲们纷纷前来相送。手捧菊花的中学生,不曾相识的环卫工人,出租车整齐的车队,多年不见的老同学……十多万群众沿街而立,送家乡英雄最后一程。

消防官兵手持“斯人已逝 英魂留芳”的标语,中学生们表达了“学习刘洪坤烈士的英勇事迹和崇高精神”的决心,普通市民高举“刘洪坤烈士永垂不朽”的条幅。

在滕州市烈士陵园,悼念广场上聚集了一万多人,广场上站不开,老乡们走到树林里,爬到山头上,也要送烈士入土。听到北京市消防总队政委介绍刘洪坤的生平时,很多乡亲流下了热泪。

本报记者 甘倩茹 马明

弥补遗憾,一家三口从南京赶来

“天地留正气,洪义贯乾坤”,刘洪坤的高中同窗李荣艳这样解释刘洪坤的名字。李荣艳和自己的丈夫儿子,18日从南京赶来,送送这个多年未见的老同学。

李荣艳说自己一家三口赶来参加刘洪坤的骨灰安葬仪式,是为了弥补当年的一个遗憾。“我和刘洪坤自从高中毕业之后,一直没见过面。前些年,刘洪坤出差路过南京,知道我在南京,想到家里坐坐。当时正赶上老家有老人过世,没能见成。”李荣艳觉得这是一辈子的遗憾。为了弥补这个遗憾,李荣艳的丈夫推掉了一个重要的培训考试,儿子也跟学校请了假。“咱山东人讲一辈子同学三辈子亲,别的事情以后都可以补,但是今天我得来送送他,也弥补我们当年的遗憾。”李荣艳说。   本报记者 甘倩茹 马明 通讯员 鲁大鹏

值完夜班 赶来送行

安传华是刘洪坤的高中同学,18日,他在单位值夜班,19日,从滕州市木石镇赶到市区,给老同学送行。他说,虽然十几年没见面,但脑子里立马浮现出洪坤当年的样貌。“我找出高中时的照片,和妻子一起翻看,讲当年的事情,一夜没睡。”安传华说,“我们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,工作都特别拼,相互之间更是理解拼命工作背后的东西。我们为小家拼命工作,而刘洪坤,不仅为自己的小家,也为大家。”

安传华介绍说,这次来送别的有刘洪坤的老师和同学六十多人,放下手头的事情,从各地赶来送刘洪坤最后一程。“我们同学中,女的不用说了,三十几岁的汉子没有一个不哭的。我们有这样的同学,骄傲!”  本报记者 甘倩茹 马明 通讯员 鲁大鹏

Post Author: admin